荣宝斋茶会第一期:荣宝斋普洱茶与台湾黄大安柴烧的共鸣

美茶需配美器。来自百年老号荣宝斋的古树普洱与来自宝岛台湾的黄大安柴烧一起,演绎着一场美茶与美器的“共鸣”。

作为荣宝斋茶会第一期,荣宝斋茶文化有限责任公司近日邀请来自宝岛台湾的黄大安先生及柴烧文化推动人郑踊谦先生,讲述“21天柴烧中的苦与乐”。

“柴烧与普洱,都是自然与人的和谐与创造。”荣宝斋茶文化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孙刚表示,“两者的原材料都来源于大自然的日月精华,又经过繁复、艰苦、原生态的完美再造,形成了浑然天成、至臻至纯的美感。尤其是当百年老号荣宝斋的普洱茶与台湾顶级柴烧大师黄大安先生的柴烧作品融于一体时,美茶与美器,带给我们的美好和感动,是难以言表的。”

“黄大安先生的柴烧作品不上釉药,经过21天的等待,呈现的色泽完全来自土胎、窑火与落灰的交融,使得柴烧器皿本身呈现出温润且变化多端的色泽。”郑踊谦表示,“与平常陶瓷烧制方法不同,由于不施釉,柴烧更讲究变化和偶发的自然之美,着重于陶土内金属元素色彩的自然变化,而由于黄大安先生的柴烧要烧整整21天,高于平常的7天或14天,其经过火炬及火痕引出的红榴、黑榴、胡麻、闪光银等颜色,甚至出现的七彩色泽,都是自然之美的经典变化。”

“柴烧的最大乐趣,在于一切的无法预测。对于黄大安先生21天的独特柴烧来说,更是如此。”郑踊谦介绍说,“木柴燃烧后的灰烬,落在坯体上产生自然的落灰釉,成为人工难以达成的美妙纹路。而这,与荣宝斋普洱茶有异曲同工之妙。

“荣宝斋的全部普洱毛茶均取自云南西双版纳勐海布朗山茶区古乔木大叶种,所有古乔木茶全部采摘自百年以上的古乔木茶树,是真正意义上的勐海古树茶”。孙刚说,“在原材料全部天然的基础上,荣宝斋茶文化公司采取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云南普洱茶传统制作技艺为制茶方法,以手工方式制作普洱茶饼和茶砖,使得荣宝斋每一饼茶,品质醇厚,韵味悠长,口感丰富,独具香气。”

“美茶配美器。”孙刚说,“荣宝斋茶文化公司将古树普洱茶与台湾黄大安先生的柴烧融合展览,彼此共鸣。既是对普洱茶文化的推动,也是海峡两岸文化的深入交流与融合。”

“21天,具有太多的魅力。你要不断投柴、观测火势、控制温度、平静而耐心的等待”黄大安先生说,“而在停止投柴那刻起,从1200多度冷却至室温的过程中,当你无数次听到窑内传来柴烧作品冷却时的细琐裂片声音、掉落地上的声音,或者地震时窑架倒塌的声音,你都被深深的无力和期待包围着。一切的一切都只有等待开窑的刹那。这就是我享受柴烧的魅力。”

生于台东的黄大安,生来热爱冒险。他年轻时曾征越群峰,而在一次偶然的登山机会中,他突然发现了柴烧的秘密。由此,他便着迷且一发不可收拾。于是,在当了二十余年教师后,黄大安毅然决然地踏入柴烧的秘境。

无数次失败,无数次重来,再无数次失败,再无数次重来。凭借着对柴烧的执着与热情,在反复的实验与尝试之中,黄大安最终突破台湾常规7天、日本备前地区的10到14天柴烧,发展出一套独特的“21天柴烧技法”。这也成就了当今顶级的台湾柴烧。

“柴烧与现代的电窑、瓦斯窑迥然不同,烧制过程所花的人力、物力、成本都相当可观。”郑踊谦说,“在黄大安先生创作中,所有木柴都是他开着货车、一点一点搬运摆好,所有的作品都是他一个一个用心的创作,甚至包括他的款识,都是一个一个画上以表明每个之间的不同。因此,在开窑的那一霎纳,你会真的感动,每件作品都是独一无二的,朴实中带着神秘的色彩,内敛中含有奔放的特色,这也正是黄大安柴烧作品最为迷人之处。”

“杯中有万象 茶里藏乾坤”对于荣宝斋茶文化公司而言,对于美茶、美器的追求是永恒不断的。孙刚说:“荣宝斋茶会将在未来推出更多关于茶的艺术活动,希望可以更加深入的推动中国茶文化的发展。”

关键词:柴烧普洱茶台湾黄大安荣宝斋茶会21天柴烧技法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未经协议授权,不得使用或转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