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对佛文玩串收藏情有独钟那么文玩手串不值得收藏又从何说起

收藏这件事儿如今可谓是热度极高,这也难怪老话说的好“乱世黄金,盛世收藏”现如今太平盛世人们的物质生活得到了最大限度的满足,手中的闲钱越来越充裕于是人们不仅仅局限于将钱存在银行,更愿意搞一些收藏因为其既有文化底蕴又有保值增值的空间!何乐而不为呢?

收藏这件事儿被人们最关注的一面就是能给收藏者带来可观的经济价值,在这个物欲横流、金钱至上的大环境下,收藏品增值的这个特点被无限的放大,但是收藏仅仅只有优秀的经济价值么?当然不是收藏能拥有悠久的历史只有单纯的经济价值未免有些过于单薄,事实上收藏这件事儿是一件“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好事!为什么这么说呢?正因为收藏这件事儿的蓬勃发展许多历史之中极具文化底蕴和艺术造诣的物件被很好的保存了下来,后人才能有幸欣赏到古人深厚的文化传承和艺术造诣,

这种现代文化与古代文明撞击的空间感是其他物件无法带来的也是国人作为了解华夏文明最为直观、便捷、震撼的方法!这件事儿才是收藏的核心所在至于说被无数玩家津津乐道的经济收益其实可以理解为收藏者辛苦保存藏品多年的辛苦钱,毕竟钱没有好挣的虽然收藏市场存在“捡漏”这样利用学识、眼力不对等的情况而从中获得高额利润的情况,但是“捡漏”这种情况并非经常出现,并且对于玩家的学识、眼力要求极高!所以如今收藏放大的经济价值实际上只是为了吸引更多的吃瓜群众匆匆入行而已,真正的收藏者更关注与藏品本身的文化、艺术价值!

收藏本就是一个门类繁多的、复杂多样、历史悠久的行当,其涉及的品类之多、门类之广是足以让玩家咋舌的,但是无论是收藏的哪一个门类能够使得玩家坚持走下去的并不是优秀的经济价值而是玩家对于这个收藏门类的喜爱,而现代文玩收藏则是一个新兴的收藏门类,为什么这么说呢?文玩收藏这件事儿历史悠久其最早主要指的就是文人雅士随身携带的笔墨纸砚以及书桌案头摆放的文房雅器,传统文玩隶属于古玩的一个分支流传至今,而现代文玩则主要指的就是以盘玩为核心的佛珠手串,这个收藏门类从崛起至今也就不到20年的历史所以虽然也有文玩二字但是和传统文玩的悠久历史相比起来差距甚大!并且佛珠手串在传统收藏之中并没有明确的门类因为其大多数时间被视为佛教器具,使用价值远远要大于收藏价值所以现代文玩主要组成的佛珠手串收藏并不被大多数玩家所认同,

认为佛珠手串虽然拥有深厚的佛教文化底蕴但是其自身价值平平,盘玩可以但是收藏并不具备优秀的保值增值能力!事实也确实是这样,但是收藏的初衷和初心不就是喜欢么?大多数收藏者在最开始的收藏阶段大多数都是兴趣所致很少人一开始就能意识到这些藏品的价值,藏品在伴随着收藏者历经风雨之后的身价倍增也算是藏品对于收藏者不离不弃的回报,现代文玩也是如此,佛珠手串虽然历史传承不足、自身价值偏低但是其对于收藏者的陪伴以及盘玩后的大美颜值,这些对于喜欢现代文玩佛珠手串收藏的玩家已经足够了,其实这些玩家需要的很少,他们没有奢望手中的佛珠手串能涨到什么价格,即便价值飞升这多年的不离不弃的陪伴玩家又如何割舍的了?所以说到收藏佛珠手串并未觉得有什么低人一等,因为在喜爱面前人人都是平等的,对于现代文玩佛珠手串的收藏我只想说“爱请深爱,不爱也不要伤害”!就连掌握的巨大财富的马云都对于佛珠手串情有独钟,那么佛珠手串的未来也不会特别不堪!

收藏这件事儿的开始本就是孤独的,就像老话说的那样“真理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收藏有时候就是一条孤独的道路,郭德纲曾说过“难难难道德玄,遇到知音说几句,不遇知音也是枉费舌尖”!收藏也是一样喜爱就走下去,孤独也会有佛珠手串的不离不弃也许这就足够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