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推进中国与巴西关系更上一层楼

应国家主席习邀请,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将于10月24日至26日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其间,习主席将为博索纳罗总统举行欢迎仪式和欢迎宴会,主持正式会谈并共同出席签字仪式,总理和栗战书委员长将分别同他会见。双方将就中巴关系和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意见。博索纳罗总统还将出席两国经贸活动。

中国和巴西同为重要的新兴经济体,互为全面战略伙伴。建交45年来,中巴关系始终保持健康稳定发展,各领域互利合作硕果累累,已经成为新兴经济体团结合作、携手发展的典范。

2019年3月,博索纳罗在华盛顿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会谈后不久就宣布要访问中国。8月15日,习主席同博索纳罗互致贺电,庆祝两国建交45周年。博索纳罗在贺电中表示,巴中建交以来,两国始终秉持共同发展的目标,双方合作多元成熟,合作机制日益完善,我们为此深感自豪。两国贸易和相互投资持续增长,在航天等战略领域合作良好,充分体现了巴中关系互利互惠的本质。今年两国高层交往频繁,政府间保持顺畅对话。我愿同习主席一道,共同规划巴中伙伴关系的未来之路,造福两国人民。

博索纳罗对华立场的重大变化是不难理解的。众所周知,博索纳罗在竞选时许下了三个诺言:发展经济、打击腐败和改善社会治安。许多巴西人认为,履行这些承诺的难度是不言而喻的。换言之,如要加快经济发展,巴西必须充分利用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带来的“搭便车”机遇,最大限度地与其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保持密切的关系。

中巴两国的高层往来以及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为推动两国关系提供了机遇。为使这些机遇变成现实,两国有必要关注以下四个问题。

一是能否继续大力发展经贸关系。经贸关系是任何一种双边关系的基础、“压舱石”和“定海神针”。因此,双方应该在WTO框架下,积极利用“一带一路”倡议提供的种种机遇,努力实现经贸关系的多元化,使其为各自的经济和社会发展作出更大的贡献。

有必要指出的是,中巴经贸关系的发展必须继续以各自拥有不可多得的比较优势为基础。中国的比较优势是劳动力资源丰富、制造能力强和市场潜力庞大,巴西的比较优势是自然资源丰富。此外,在拉美地区,巴西的市场规模是最大的。两国的上述比较优势构成了鲜明的互补性。在全球化时代,这一互补性夯实了两国经贸关系的基础。

二是能否强化政治共识。国际关系中的政治共识是多层面的。毫无疑问,中巴两国政府层面上的政治共识已达到很高的程度,但在民众层面、工商界层面和学术界层面上,政治共识是欠缺的。由此而来的不良后果是,“”“恐惧中国论”在巴西颇有市场。这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为什么迄今为止巴西尚未与中国签署共建“一带一路”的任何形式的文件。

三是能否有力地联手反击“四大主义”。近几年,霸权主义、霸凌主义、单边主义、保护主义甚嚣尘上,对国际法、国际规则、国际体系和国际秩序造成了巨大的伤害,阻碍了全球化的发展步伐,破坏了南北关系和南南关系。

中国和巴西都受到上述四大主义的影响。因此,无论在各个多边场合还是在双边关系中,两国应最大限度地“用一个声音说话”,旗帜鲜明地予以反击。

四是能否积极应对“美国因素”对中巴关系产生的负面影响。拉美始终被美国视为其“后院”,因此,美国对中国在拉美的存在是十分警觉和戒备的。尤其在近几年,美国不仅变本加厉地攻击中国在拉美的外交行为、投资和贸易,而且还公开挑拨中拉关系。

博索纳罗总统的亲美立场众所周知。应该强调的是,中国不会要求巴西“选边站”,也无意挑战美国在巴西的影响力和利益。事实上,中国与巴西和其他拉美国家保持的关系不针对任何一个第三方。当然,巴西在与中国发展关系时,也不应该打“美国牌”。

深入推进军民融合战略,着力提升国家在海洋、太空、网络空间、生物、新能源等新兴领域的核心竞争力,全面构建一体化国家战略体系和能力。

在数字经济时代,全民数字素养与技能的提升能够为厚植我国发展新优势构筑最为广泛、最为持续、最为强大的微观新动能。

电力行业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基础性行业,是能源转型的关键领域,电力行业实现结构性转型是绿色低碳发展、实现“双碳”目标的一个极其重要的方面。

今后五年对于助推中小企业高质量发展至关重要。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好在哪里”“难在哪里”“路在哪里”,这些问题都需要进一步梳理。

企业是推动创新创造的生力军,要更加突出企业的主体地位。完善科技治理体系,就是要围绕科技创新体系中企业和大学这两个基本主体的定位,为企业和大学创造好的环境。

我们应该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下,秉持平等和尊重,摒弃反对傲慢和偏见,倡导科技无国界、无障碍、无歧视的合作精神与合作理念,共同寻求科学的答案解答,共同推动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

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是我国不断提高科技发展水平、提升综合国力的正确选择。只要全体中国人民咬定青山不放松,充分激活中国人的潜能,中国在创新上一定能够“再攀高峰”。

强化就业优先政策最重要的是要始终坚持以人为本的发展思想,财政、货币等宏观经济政策要将就业目标置于更加优先的位置,根据就业目标进展情况,动态调整宏观经济政策力度。

直播电商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在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因此,当前市场迫切呼唤更加完善的制度规范和正面引导,为直播电商健康发展营造良好的环境。

无论范围如何扩大,国家安全学学科的核心本质没有变化,它是一门基于政治学的综合性、应用性的学科。当前在扩大国家安全学内涵的同时,应该特别注意明确其边界到底在什么地方。

为保障委托代理实效,应对体制机制挑战,需要抓住机制设计的“牛鼻子”。只有做好权责区分、监管闭环的设计,才能解决委托代理面临“代理人道德风险”的问题。

在增强主体性的过程中,我们要更多地实现本土化,但本土化并不意味着建构封闭的纯粹地方性知识,而是以民族性、本土化的形式体现出以全部人类文明成果为基础、面向未来的普遍性内容。

在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建设过程中,既要维护全国大市场的统一性,又要考虑到地方发展的差异性,平衡好两者的关键要素在于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地位和依法行政。

在当前发展阶段,经济增长的制约主要在需求侧,因此“分好蛋糕”以保持消费的稳定和扩大,是“做大蛋糕”即经济增长的一个必要前提,不“分好蛋糕”也难以“做大蛋糕”。

正确界定中国知网的相关市场,有利于社会各界包括中国知网、科研机构、高校师生乃至执法机关达成更多共识,在共识基础上回归理性,最终找到妥善解决问题的途径和办法。

发展日新月异,部分老年群体好似数字时代的一叶孤舟,积极推进老年群体融入数字时代,享受数字红利,需要全面考量老年群体数字融入的困境,挖掘背后的影响机制,从而找到弥合路径。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我国特有的民主形式,具有与西式民主截然不同的特征和无可比拟的优越性,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与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通过平等协商得以解决。

数字化企业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础性设施建设,因此企业必须主动拥抱数字化。换而言之,数字化转型已不是“选择题”,而是企业适应数字经济、寻求生存和长远发展的必然选择。

如何有效规划并探索路径,是当前我国经济社会面临的关键课题,也是“两会”接续讨论的重要问题,“粮食”“社会保障”“安全”等热议话题都突出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从“真扶贫扶真贫”到“真脱贫不返贫”,新征程上我们更需要通过创新观念、激活动力、稳定收入来源等方式,降低脱贫群体的脆弱性,增强其发展能力,不断改善其生活水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