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赵梦言:艺术品令我的人生充满乐趣

赵梦言,收藏家、鉴赏家、关爱动物福利志愿者。擅长古代玻璃、中国古代青铜镜、古代佛造像的学术研究和收藏。对当代生活和古代艺术品的审美有着独立的品位审视与思考,也是古代美术与当代时尚融合具体化展示真善美的践行者。今日头条签约学者;青云计划获奖者;中国文物学会青铜器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著有《铜镜与道教》《宋辽金元铜镜的艺术风格特点》《跨越时空对话系列,丝绸之路上的千年精彩》《大英博物馆的伊特鲁里亚镜:伊特鲁里亚女性社会地位再思考》等多篇论著。

她以绝美之姿行来,犹如夜晚,晴空无云,繁星灿烂;那最绝妙的光明与黑暗,均汇聚于她的丰姿与眼底,交织成如许温柔光辉,是浓艳的白昼所无缘看见。——拜伦《美之诗》,送给我和艺术品相处的这些时光,也送给大家。

梅琳达盖茨曾在《女性的时刻: 如何赋权女性,改变世界》一书中提到,女性往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加倍努力,才能相比较男性获得社会成功机会。

她是一位气质型的女性收藏家,在以男性为主流的收藏界,她以真诚、坦诚、忠诚的处事标准建立起自己的信誉,赢得众多业内人士的尊重。

记者对她的第一印象是美丽优雅,就像时尚杂志上的明星出现在身边;跟她交流时,她的热情温婉及善解人意使人觉得亲近;谈起艺术品,她娓娓道来的历史背景和专业知识,宛如沁人心田的涓涓细流,可以藉此感受到她深厚的人文艺术素养;最令人心生触动的是,她言谈话语间流露出代际相传的浓浓家国情和爱国心,使她由内而外散发着独特的个人魅力。

赵梦言出生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一位爱书如命,斯文风趣又热爱运动的人。尽管父亲学的并不是文科,但家里却摆了一面墙的各类书籍,包括古今中外的文史资料。赵梦言从小就阅读了大量书籍。

“未满6岁读小学时,父母就已送了几册他们学生时代的集邮册给我,并给我办理了集邮证,至今我还珍藏着父母送我的集邮册和邮票,一枚枚邮票里承载的是父母的美好青春。”赵梦言回忆道。她从小就迷恋绘画和写作;上小学时,写下《红楼梦》读后感还获得过奖项。

赵梦言从小成长的家庭环境,传统严谨又充满文艺氛围。赵梦言现在依旧会在自己的家中,用清早期青花瓶插花;客厅墙上挂的是清道光广绣名家作品;书房铺着从英国带回来的伊朗古董真丝地毯;楼梯间装饰着日本江户时期浮世绘。赵梦言说道,“艺术品本来就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

赵梦言感叹,“如果今生,我没有遇见这些艺术品,或许我的生活会平淡无奇;正是这些无比美好的器物,令我的人生充满乐趣、期待,甚至更具冒险精神。”

二十几岁时,赵梦言已经对中国古代艺术产生浓厚兴趣和热爱。起初,她对宋元时期的瓷器非常痴迷,她讲解说,“中国在两宋时期,尚古复礼,对古物艺术品也开始深入研究。两宋时期的艺术创造力,向整个世界,展示了中国人毋庸置疑的高级艺术品味。”民国时期收藏家关祖章旧藏:金代双鱼镜

2006年12月,赵梦言偶然在中国嘉德竞拍到一面精美金代双鱼镜,它来自民国时期著名收藏家关祖章的旧藏(现在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展览)。记者看到,这面金代双鱼镜,镜背面跃然有两条生动的鱼,在波涛汹涌的水中互相追逐,嬉戏。几乎每一个看到这面铜镜的人,都会赞叹不已,感慨千年以前,北方地区的女真人在青铜铸造中表现出的高超工艺水准和美学创造能力。

“当时我对中国古代青铜镜知识知之甚少,兴趣使然,我开始查阅相关资料和文献信息。”赵梦言道,“我了解到关祖章的历史背景和早年海外求学经历,他早在1934年8月,就曾在《岩窟藏镜:古镜图录》(梁上椿编著)二函六册上,记述了校语考证,以此得知,关祖章对中国古镜颇有研究,并且,他还是中国藏书票第一人。”

通过这面双鱼镜,赵梦言非常渴望可以继续深入了解中国铜镜。非常幸运的是,她身边有几位对中国古代艺术品研究颇有建树的朋友和师长,通过他们的引导,赵梦言开始了对中国古铜镜十几年的探索和学习,并完成了中国古代铜镜“战汉隋唐宋辽金元明”,跨度2000多年的中国历史时间体系的中国铜镜收藏。

英国艺术史家贡布里希说过:“毋庸讳言,如果有一个研究领域光靠阅读无法精通的话,那就是艺术史。艺术爱好者都会寻找机会去旅行,花费尽可能多的时间亲自考察建筑遗迹和艺术作品。”

赵梦言对世界美术史、艺术史的兴趣与日俱增。在汲取理论养分的同时,她也在积累着自己的实践经验。“学习热情促使我开始频繁走访世界各地博物馆。参观日本、欧洲等世界各地知名艺术画廊和美术馆,听艺术史讲座。”

通过学习,赵梦言整理了很多资料,并据此撰写了相关论文。她的第一篇论文《铜镜与道教》,即突破了学术界固有的模式,得出了非常具有新意的观点。论文不仅刊登在《把玩》《中国铜镜》等多家刊物,还入选中国文物学会青铜器专业委员会首届年会论文集。

十多年来,赵梦言也曾跟随孔祥星老师(曾任国家历史博物馆副馆长)到一些文博单位学习考察,积累了丰富专业知识。

“我有时为了拍摄一件器物的细节,会反复拍摄上百张照片,并随身携带笔记本和笔,随时做记录。”赵梦言执着的身影多次出现在世界各地博物馆。她走遍全日本拥有中国古铜镜的美术馆,做了详尽的笔记,并拍摄十几万余张珍贵的图像资料。

十数年间,赵梦言著述多篇关于中国古代铜镜学术论文。所著《宋辽金元铜镜的艺术风格特点》论文,入选2013年中国文物学会青铜器专业委员会10周年暨中国宜兴古代铜镜研讨会论文集,并应时任铜委会会长孔祥星之邀,在大会作专题报告。该文同时刊发于安徽省铜陵考古研究所出版的《青铜文化研究第八辑》。她还担任2012年文物出版社出版的《古镜今照》编委,提供藏品的同时还协助完成了部分文字编撰。

在致力古代铜镜研究期间,赵梦言也兼顾着对中国古代青铜佛造像艺术和古代玻璃(琉璃)的收集和学习研究。日本藤田传三郎男爵旧藏:中国唐代方型鸾鹤双飞天镜

在艺术领域广泛涉猎和旅居不同国家的同时,赵梦言也不断将自己游历中的研究思考汇聚成文。旅日期间,写下了《拜访“京都有邻馆”,寻找流散日本的清宫珍品》《大唐遗珍,世上唯一存世的唐代五弦琵琶》等文章。在英国生活期间,写下了“跨越时空的对话”系列:《从希腊到敦煌的迦陵频伽,丝绸之路上的千年精彩》《跨越时空的对话:从罗马到中国,丝绸之路上的千年精彩》《西方艺术史经典之作:威尔顿双联画》《大英博物馆的伊特鲁里亚镜:伊特鲁里亚女性社会地位再思考》《流失的国宝:大英博物馆中来自圆明园,殷墟的中国文物》《4500年前的人类上古文明“乌尔王陵”的瑰宝》等多篇文章。其中《流失的国宝》一文发表后,有多达上万条留言呼吁国宝回家,文中写道,“我希望每一个走出国门的中国人,都能找时间来看看这些散落异乡的国宝文物,隔着围栏,或玻璃,轻声问候一句:你在他乡还好吗?”读来令人唏嘘动容。赵梦言的身影时常出现在世界各地博物馆

常年行走于国外的经历,使赵梦言的民族自尊心和爱国情极其强烈。她神情凝重地说道,“中国文物学会曾提供一组数据,显示中国近现代流出海外的文物高达1000万余件,分布世界多达47个国家200多家博物馆。当日本藏家向我展示收藏的精美无比的中国古代艺术品,我特别期盼它们有回归祖国的那一天。”

对于近年来各地电视台出现的鉴宝类节目,很多人趋之若鹜,赵梦言却认为这是一种扭曲的艺术价值观误导。赵梦言直言:“我们的民众更感兴趣这个多少钱买的,现在值多少钱,将来会值多少钱。一件拥有着几百上千年历史的艺术品,首先用金钱去衡量价值,这是错误的。对古代艺术品应抱持敬畏之心,这也是对文化、对历史的一种尊重。”她言辞恳切地说明,对古代艺术品收藏,首先要了解自己国家的历史,其次要有丰富的美学知识。

收藏艺术品多年,赵梦言在国内积极参与一些公益性的展览,对此她表示,想让更多人有机会看到、了解、欣赏到她收藏的这些中国古代艺术品。她诚挚地说道:“我希望通过公立博物馆这个平台,吸引更多的民众,去了解自己国家长达几千年的辉煌历史,这是我最大的开心。”作为藏家代表在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110周年校庆展览——“万物毕照:中国古代铜镜文化与艺术”开幕式致辞

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110周年校庆系列展览——“万物毕照:中国古代铜镜文化与艺术”,赵梦言受邀参加,积极参与,并甘心付出相当多时间和精力,协助做了很多幕后工作。

“所有这些曾带给我无比愉悦的艺术藏品,在此次清华110周年校庆之际与大家分享,我非常高兴。”赵梦言讲述,中国历代青铜镜纹饰的表现艺术,精彩纷呈,从胡服骑射到万里羌人尽汉歌,从唐镜中的舞狮、胡人宴乐、飞天舞伎,到宋辽金时期的民俗风情、山水竹菊、市井人物,无不尽情展现了古今文化的互鉴融通。正如习所强调的,“中华文化历久弥新,这是今天我们强大文化自信的根源。”

“我希望,如同它们陪伴我和我的家人一样,带给参观者同样的欣喜和满足,也希望,通过这场展览,能吸引社会上更多民众,关注中国文化,关注中国古代铜镜艺术。”除了个人积极支持、参与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办展,赵梦言还介绍了一些国内知名企业家参与到这个展览中。

展览尤其得到著名企业家、广东榄菊集团骆建华先生的全力支持。广东榄菊大湾区艺术博物馆(筹)在此次展览中向清华艺博提供了一件重要展品,被称为中国古铜镜“何尊”的东汉时期王昭君画像镜。这面珍贵的东汉铜镜记载了昭君“倍(背)去中国事胡人”,这也是除考古文献以外,目前发现最早的将“中国”(汉朝)与“匈奴”(胡人)相对而言的实物证据。

来自广东的乐百氏集团原创始人之一的杨杰强先生,近年在艺术收藏领域中慧眼独具,此次向清华艺博借出一面直径达29.2cm,被誉为中国“唐代海兽镜王”的唐代海兽镜,成为这场展览的又一大亮点。

“我非常感谢这些企业家的鼎力支持。感动他们对中国文化的挚爱,还有对我的信任。这场展览,是来自各方各界、大家共同做出的努力,最终呈现了国内规模空前的中国古代青铜镜大展。”

赵梦言还介绍,此次展览中,策展人谈晟广首次提出中国晋系铜镜之说,并作了全面全新的专业释读,超出了常规展览的学术贡献。

收藏艺术品的经历,带给赵梦言很多不同感受,“有惊喜、感动、折服,也有过困惑和迷茫。”赵梦言说,“学习鉴赏艺术品之后,我开始懂得尊重自己的看法,我不再迷信权威,我更相信和正视自己的认知和选择,我也不再掩饰和压抑自己真实的感受,更不会轻易否定自己。”

赵梦言认为,古代艺术的最大魅力,是它给你一个开放式的思考空间,每个人面对同一件艺术品,都会有不同的理解。审美永远是人类发展史中一场最持久的哲学辩论。“解读一件工艺精湛、有上千年历史的古代艺术品,就是古今思想的一次对话。”

谈起收藏之路有哪些经验,赵梦言率直地说,“不能急功近利,也没有捷径。‘收藏’就是藏家和藏品一个长时间的互相选择,互相淘汰的过程,一个人美学经验的丰富多寡,会决定其艺术品味的走向,藏家的美学知识愈丰富,藏品选择就愈准确。”

尽管已经拥有多年的艺术品收藏和学习经历,赵梦言却依然谦虚低调,“在拥有几千年历史的中国古代艺术面前,我会是永远的学生”。与谈晟广研究员在清华大学工作照

“近20年间,我结识了很多著名收藏家和知名研究学者,所有这些人,他们都慷慨地帮助我学习。”赵梦言的谦逊好学,获得了很多人相助。“中国国家博物馆终身研究馆员、原中国历史博物馆副馆长孔祥星老师,清华大学谈晟广研究员,清华艺术博物馆常务副馆长杜鹏飞,他们都是我有幸见到的专业知识渊博的人。我经常鼓励自己,将来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可以像他们一样,拥有更全面的专业知识。”

很多时候,赵梦言的一天需要在写作、翻阅资料、整理笔记中来回切换,但无论时间多么紧迫,她都不曾放弃过阅读。“我最享受的是在每天清晨,或是在国际航班这种长途旅行中,机舱暗下来,周围的人在沉睡,我带上耳机,听着喜欢的音乐,捧着一本书阅读。”

面对艺术,她一直充满好奇。“我希望用自己的精力、耐心和能力,在今后面对每一件艺术品,有着属于自己的专业理解。”朋友们非常佩服赵梦言多年来的自律。“我的人生是自律的,学习和日常都是自律的。所以会一直保持很好的体能和精神状态。”正是将内外兼修一丝不苟地贯穿于每个方面,才有了不断寻求美、呈现美、诠释美的赵梦言,洋溢着无限悠长的诗意和美的灵性。解读工艺精湛的古代艺术品,就是古今思想的一次对话

日本知名学者辻惟雄曾说:“日本美术这块园地一直承接着源自中国的恩惠,犹如丰沛的雨水滋润”。日本的艺术文化与古代中国有着不能分割的紧要关联。如今的日本艺术及美术展览的资源在世界范围内都堪称优秀,尤其是一些顶级的日本商业美术展馆的珍贵展品大多从欧美一流艺术馆借展而来。

我曾经在日本德仁天皇御即位时,用了一个月时间,走访日本国内20余家顶级美术馆,因为日本很多私立美术馆平时不开放。在新天皇御即位这个特别时期里,全日本美术馆向民众开放,并且还会展示平时秘不示人的国宝级文物。

日本美秀美术馆,位于日本滋贺县甲贺市,是一座隐藏在深山中的美术馆,由建筑设计大师贝聿铭设计。美术馆自身的建筑美学,与其馆藏艺术品同样具有魅力。整座展馆的格局与设计有着强烈的宇宙空间感,柳暗花明,光影交织,同时暗喻美术馆主人的宗教信仰。美秀收藏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珍品,馆内的古文明文物的状态完美到无可挑剔。最难得的是,我在美秀竟然见到一块古亚述石雕珍品,今天仅能在大英博物馆和卢浮宫可以看到亚述文明的文物。

日本奈良的依水园宁乐美术馆,是一个鲜少被人提及,小众的私立美术馆,馆内因藏有珍贵的三国时期吴王孙皓所立的《天发神谶碑》拓片,曾被央视报道过。宁乐美术馆还藏有《唐蒲昌府文书》《宋拓钟王小楷》和王献之的《玉版洛神赋》等珍品。

最值得一提的是日本京都的藤井有邻馆,“有邻”取自《论语里仁》“德不孤,必有邻”。有邻馆被称为日本最任性的私人美术馆,很多人多次专程而来,但大概率会遭遇闭门羹,因其每个月仅第一、第三周的星期日开放半天。甚至有一次,我为了能顺利拜访有邻馆,提前三周就做好了单独行程规划。

有邻馆不但藏有大量出自清宫旧藏的书画珍品,还有来自何彦升、李盛铎,梁素文(甘肃地方官员,曾藏有敦煌吐鲁番出土文献,后大部分流入日本)旧藏的“敦煌吐鲁番出土文书”。而目前世界上流散的敦煌遗书绝大多数被世界各大顶级博物馆秘藏,轻易不会展出。

近年出现在国内外各地拍卖会上的书画巨作,例如北宋黄庭坚的《砥柱铭》、米芾的《研山铭》、宋徽宗的《写生珍禽图》,包括入藏故宫博物院的《丝路山水地图》都出自有邻馆。正因富藏极多的文物珍品,有邻馆内有着极其严格的观展要求,并且不允许拍照。

2019年的秋天,我非常荣幸在馆内遇到有邻馆的主人,藤井善三郎先生,老先生的汉语极好,和我相谈甚欢。

在有邻馆的镇馆之宝——黄庭坚《李白忆旧游诗草书卷》、郎世宁《春郊阅骏图》的展柜前,藤井善三郎先生与我娓娓讲述了这些字画背后的历史,并谦虚耐心地陪着我转了整个美术馆的三层楼,嘱咐我在馆内多拍照,以留学习资料。在我离馆之际,还签名赠书,老先生一直念叨着说与我有缘,一见如故。

在英国生活期间,我在伦敦的居所距离大英博物馆咫尺之遥,所以每天我都会很早就进馆内转转,做些笔记。二楼有一组陈列了几十面伊特鲁里亚时期铜镜的展柜。伊特鲁里亚文明所在地区为现今意大利半岛及科西嘉岛,是公元前12世纪至前1世纪所发展出来的文明。

伊特鲁里亚人以其虔诚的宗教信仰、娴熟的金属加工技术,对音乐、宴会的热衷,以及女性的独立而著名。伊特鲁里亚女性较为富有,她们的坟墓中多以奢侈珠宝和铜镜作为主要陪葬品。与希腊和罗马女性相比,伊特鲁里亚女性更自由,拥有较高的社会地位,可以和她们的丈夫共同出席公共宴会,并跻身政治、经济甚至军事活动多种重要场合。她们开放而富有学识,影响着当时社会的各个方面。

大英博物馆收藏的这些伊特鲁里亚铜镜,不但集中反映了罗马帝国建立之前意大利人的生活信仰和语言文化,铜镜上的纹饰和錾刻的铭文,更展现出伊特鲁里亚女性尊贵的地位和影响力等社会信息。

欧洲的美术馆,给我印象深刻的一次,是在爱尔兰首府都柏林的爱尔兰国家博物馆。当时偶遇爱尔兰地方电视台在馆内做节目,他们希望采访我,对方说“亚洲游客的面孔在今天的博物馆中并不多见”。我向他们介绍自己并不是普通游客,我专程从伦敦飞过来,就是为了一睹这里正在展出的“泥沼中的黄金”特展。我从未想过,爱尔兰国家博物馆竟藏有大量史前精美黄金制品,因为除了希腊雅典,其他欧洲国家几乎没有如此精致,数量之多的本土黄金展览。我看到相关报告记述,绝大部分黄金宝藏都是从沼泽中发掘出来,考古学家称很难解释如此巨大的黄金财富沉积于沼泽的原因,并推测早期部落因为对神的崇拜,才把这些黄金窖藏沉于沼泽和河流中。采访组人员惊讶于我的专业知识丰富的程度,我说我是中国人,来自北京。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